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辞声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忘羡】云深不知处不收狐狸

*废萌,大纲体(?


云深不知处要招生。穿着雪白校服的年轻学生抱着一怀的卷轴走了出来,旁边的师兄拿起第一卷,面无表情地抖开。


大家的心也跟着抖了一下,哗啦啦让出一条道路。卷轴长长滚了一地,远观之如一条礼毯,铺满一千三百级台阶。


只有小狐狸在人群里踮踮脚,把手举得高高的。


两三步蹦跶到人群之前,跳上一级台阶:“我我我!选我!”


学生的声音冷冷的:“你踩到卷轴了。”


小狐狸移开爪子,雪白的礼毯上留下一个黑乎乎的小梅花。


小狐狸拱手作揖:对不起!


学生:云深不知处不收狐狸。


小狐狸眨眨墨玉一样的眼睛,摇身一变,化作一个言笑晏晏的俊俏...

提问箱

开放了“提问”的功能,在lofter网页版的主页可以找到。因为不会搞提问箱,但是我又好想玩一下类似功能_(:зゝ∠)_。欢迎和我唠嗑向我提问!

戳我

【轰出】《The little prince》

冒险家绿谷出久的飞行器由于故障,迫降在一个陌生的星球。


置身广宇,它比一颗青胡桃大不了多少。由一片分心木劈成沙漠和冰川,南半球的白夜钉着硕大的火球,北半球的长夜则永不退幕。


轰隆隆,轰隆隆。飞沙走石,天旋地转。


坐在浮冰上的小王子被巨响惊动,从长长的梦魇中醒来,低垂的脑袋缓缓抬起,露出一双冰冷的异色眼眸。一直看着陌生的闯入者在冰泥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堪堪止住,毫不吝惜地把鲜血眼泪洒得满地都是。


紧接着另一种声音絮絮叨叨连绵不绝地灌入他的耳朵里:好厉害,连天文学家都没有观测到过的星球吧?!有生命存在就意味着……冰川底下……笔记……


好一会儿他才想起了什么,对上他的眼睛:...

粉丝数到整了谢谢大家!(突然冒出.jpg)

摸摸空空的文档再掏掏空空的口袋,翻出去年cp凑热闹赶的口袋本,儿童节从评论抓一位小朋友送给她!

B6。收了两个短篇,一篇我的刚刚好和耳朵老师未公开(…)的赤子之心,强行合志。领过的朋友都说 好薄啊 好可爱啊!

要求是全订阅+忘羡only

没有人我就把除了第一段都删掉,假装无事发生过(。


【忘羡】《食夏记》

*带孩子+ @肖乘月 很久很久以前点的姑苏话梗,虽然完全偏了嘛(。


这天云深不知处的规训石边挂了一杆大木秤,蓝思追和蓝景仪站在两头,各担一边。中间悬了一个大篮子。


旁边秩序井然地站了一排小朋友,萝卜头一样,俱是缓带白衣。大约老先生不在,小朋友们的神色悠闲愉快,有的甚至转过去和同伴低声耳语,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蓝忘机在萝卜堆里,本该立如芝兰玉树,此时为了与小朋友们平视,也随之半蹲下去。

大篮子里跪坐了个小朋友,两只小手扒在篮沿,一双黑溜溜的眼睛这里看看那里望望,忽然接触到一道兴味盎然的目光,他既觉此人眼熟,不由“呀”了一声。


蓝忘机...

【忘羡】可爱多

*希望五月的我可以吃到叽;;


01.
夏天快要到了,可爱多推出了新包装,冰柜上贴了新剧《魔道祖师》的宣传,很是惹眼。

魏无羡见过包装纸的样图,还没尝过味道。这天路过,买了一个蓝湛。

坐店的妹子顺口道:“扫一下二维码可以再送一个哦。”

魏无羡想了想,把掏出的手机收了回去,“算啦。”

原因是一个人走在路上,拿着两个冰淇淋的样子有点傻。


02.
第二天经过这家店铺,魏无羡又买了一个蓝湛。

这回问了一句:“扫一下二维码可以再送一个是吗?”

妹子:“是的!”

他想起微博上粉丝们的照片。从某种程度来说,拥有两个蓝湛好像挺富有的。

魏无羡一边打开微X一边说:“再拿一个蓝湛,谢谢啦...

NIGHTCAT.

【魔道祖师】《赤子》

《赤子》

写一写一家三口。


只要身在江湖,他年总会重逢。


在云梦江氏的祠堂拜了父母后,魏藏二人向江枫眠告别,离开了莲花坞。


重新站在阔别已久、令她魂牵梦萦的故土之上,藏色散人只是在山下朝那不可再奢求的故居递去遥遥一瞥。


二十年前,那居所的主人在山下把一个被父母遗弃的襁褓女婴轻轻抱入臂弯中,那颗初生而活泼的心脏就这样贴近了一个漫长而寂寞的生命。仅以此作为纽带罢了。


这座山养育并教育她,古老缱绻的歌谣由抱山散人一遍遍哼唱着哄她入睡,在习习夜风里渐渐模糊了。


也是这个声音,喟叹着慈悲地告诉她:你执意要下山,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她是再也不会听...

(´∀`)♡

日长勿纵:

云中的造梦者

@辞声 爱您!
  

小梦大半,桑榆,寄人间,续黄粱,漫长的白日梦……辞声太太真的很喜欢“梦”这个意象。
  

做梦好啊。写文就是做梦,钻进自己做的梦里,再一笔一划、一词一句地描摹出来,别人看见了,就也留在梦里,然后说,啊,这个梦真是柔软、真是美好啊。品尝这些梦就像是坐上一艘船,目的地是蓬莱岛,是永无乡,是亚特兰蒂斯,每天走这一趟也成了无常生活里抚慰人心的隐秘日常。

  
辞声太太是我见过最有灵气的造梦者之一,能把最细小的欢愉写得动荡(《刚刚好》),把最...

【忘羡】《漫长的白日梦》

*年上

以防万一的全文链接:戳我


01.
魏无羡的生日在十月,瓜果飘香的时令。

造化钟神秀,养出这么个混世魔王。翻墙迟到,违规检讨,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只有一个蓝忘机,长他七岁,在云深学院任教授,魏无羡从记事起就寄住他家,是以喊他一声“哥”,对于这个蓝二哥哥的教诲,还听得进去几分。
然而,一通电话把大神请到学校,一向以严苛闻名的蓝教授表示:“魏婴一向如此,劳您费心管教。”

班主任:……
于是在蓝忘机的庇佑之下,魏无羡一路鸡飞狗跳地长到十七岁,逃课去图书馆,逃课去比赛……六月来临之际,逃出了云深学院的自主招生入选。

六月高考,七月背起行囊,订票川藏,踏上旅程。他这会儿正得志,又是最意气...

【忘羡】《羡不点》二


01.
两个月的时间飞快流逝,羡羡原本圆小的面庞逐渐长开成少年人的轮廓,眼尾拉长,神采飞扬,如同春日枝头将开未开的花苞,裹一身缩小版的姑苏蓝氏校服,俨然一个风流俊俏的翩翩公子。虽然身形还是小小的,但一个静室是拘不住了,云深不知处的每一飞檐青石,池园砖瓦,凡有所往,无远不至。

这天他照旧闹了一番,来时半个藏书阁的古籍已整理完毕,一摞整整齐齐码在桌上,堆得像座小山。蓝忘机悬笔蘸墨正欲摘录,忽然耳边一声“蓝湛”,一个好听的少年声音,带着十分笑意。

一个小小的身影抓着他的抹额尾端,像荡秋千一样从后方晃到了桌几上。

他怀里还抱着一朵含苞欲放的玉兰,因为他也是小小的,就像抱着一个超大的玉兰型抱枕,因而看上去有点摇...

【忘羡】《羡不点》一


01.
蓝曦臣夜猎归来,带回一只蛋。

大概只有手掌那么大,身子胖乎乎、圆滚滚的,色泽莹白如玉,蒙了一圈淡淡的光。

蓝湛轻轻戳了一下,蛋向后一仰,又倒进他手里。撒娇似的。

云深不知处禁止杀生,他小心翼翼地合起双手,刚好拢在手心里,暖暖的。

十五岁的青涩少年,不止是姑苏蓝氏的亲眷子弟,还是世家楷模、姑苏双璧之一、老先生的得意门生……他每日在静室习字、抚琴,被小山堆一样的浩繁卷帙几乎压得喘不过气。

他偶尔抬头看看,窗外有一株玉兰花树,到了春天,青枝绿叶间就会冒出青白纤细的骨朵,一团团毛球闪烁其间,啁啾不止。

蓝湛把手放在蛋壳上,感到一股暖流缓缓在手下流动,一个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从指尖移动到胸口,慢慢热起来。

到了春...

【忘羡】《新衣》

=3=新年快乐不小心睡着了哈哈哈……
话说踩着死线迷迷糊糊写完这篇、如释重负地躺下去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彻夜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十幸:

*时间线私设

蓝忘机一走进兰室,一只砚台“嗖”地一声正朝他面门飞来。

他的脚早先退一步,然而一只手比他更快,稳稳当当抓住了那砚台,紧接着便一阵天旋地转,猝不及防地被一具温软的少年身躯扑倒在地。

窗外树梢不知名的燕雀“啾”了一声,一时满室俱静,方才叽叽喳喳、嬉笑打骂撑起的初春冷了半个,转而代之姑苏蓝氏独有的嶛峭春寒。

魏无羡心想:“糟糕。”索性闭着眼睛装死,后襟接着一紧,竟直接被人拎着提了起来。耳边响起一个又低又冷的声音:“魏婴。”悬空...

【忘羡】《祭祖》


江南多水路,下过雪,彩衣镇懒懒的。过路的商人见雪停,也把船支下来。去路边的酒坊温壶甜酒,喝得浑身暖暖的,索性在当地休息一夜,拥炉赏雪。大大小小的乌篷船整整齐齐泊在河边,肩并肩地挨着,如一片墨色的荷塘。


魏无羡从小在莲花坞见惯的是浅浅的小木舟,他早想弄条大画舫,是真风流,假诗人,可惜一直无缘。今日兴致起了,乌篷船也很有情趣。拖着一个蓝忘机,两坛天子笑,神采飞扬地喊声姐姐好,换来一条乌篷船。


魏无羡惯作船夫,何况船上有个天仙一样的人,他朝后抛了个眼神,船桨一消在手,运得自如成风,船如离弦之箭飞了出去。风勾勒出他瘦削的肩膀,腰身,胸膛里扑通扑通跳动着的,分明热热的少年心性。


蓝忘机...

【忘羡】《弄影》


商周的青铜器,秦汉的编钟,游牧民族的骨笛,横亘五千年的绘画长卷……

蓝忘机的目光一一从它们身上掠过,一贯与人冷淡的眸光在接触到这些死物时反而柔软了。云深博物院的每一件藏物都是从千年前的天灾人祸中幸存,有的身陷囹圄泥淖,有的在历史长河里摸爬滚打,终于重见天日,在干净的水晶罩子里倦倦地睡着了。

他脚下是院里统一的白布鞋,足三千年沉淀的传统工艺,落在地上轻飘飘的没什么声音,惊扰不到沉睡的精灵。

但有人还醒着,宫殿的尽头,静静地躺着把剑,好似天鹅绒上的明珠。

它还活着,还在勃勃地呼吸着。或者,换句话说,他们相遇的瞬间,是剑掠走了守门人的呼吸。

或许是为了追寻一个失落了几百个世纪的梦,他抬起脚,先是跑,然后慢慢地...

【忘羡】《歼邪》

*原作向婚后


李四,李村人,懒汉一个,没钱没田没老婆,老母亲月初病死了。


腊月十二这天,他不知哪门子的表哥蹭吃蹭喝,眼看米见缸底了,表哥给他带来一个发家致富的绝密捷径,盗墓。


我知道咱们这儿有个肥斗,我可只告诉你一个……一句话,你那个怂胆,敢不敢?

怎么不敢?!


酒壮怂人胆。三两烈酒下肚,李四豪气万丈地抄起农具,借浓浓夜色掩映,潜入鲜有人迹的山中野林。


迎面一棵五人合抱的参天古木,他感到脚下软绵绵踩到什么东西,好像一只靴。周遭一片漆黑,草叶窸窸窣窣,他心中砰砰打鼓,正欲凑近探个究竟,忽然胸口一记佛山无影脚!整个...

【忘羡】《瑞雪》

新年伊始,在外夜猎的各家子弟纷纷日夜兼程地御剑返家,是漂泊的游子也在千里之外的异乡对月独酌,遥寄还乡情。蓝魏二人游历四方,身在红尘,却比山中人更自在。云深不知处照例添了一黑一白两道颀长身影。


要过年,学生们的课业也没有那么紧,何况有魏无羡带着,一干少年把云深不知处闹得鸡飞狗跳。有蓝魏氏的地方自然少不了一个人,含光君。蓝启仁先生的得意门生,无论佩剑站着、手执书卷静坐或只是看着,眼神缱绻地落在某个人身上,都足以作为无声的担保。先生本人无话可说,捋着山羊须,痛心疾首:“整日酣乐,散漫,不思进取!”


初九,姑苏下了场雪。

江南的雪一向留不住,雪花落在湖面打个旋...

【忘羡】《刚刚好》

*双向暗恋


01.魏无羡


六点整的闹钟一响,魏无羡从床上滚下来,三分钟洗脸刷牙,然后抓起书包骑上单车,一路摇摇晃晃地在窄窄的小巷中绕行。


直到闻到早饭摊的香味他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抓了抓有点翘起的头发,“豆浆,麻薯,鸡蛋饼。”


十二月的天着实冷,他把手插在衣服口袋里,看着面前的白雾一团团涌到面前,清亮的蛋液一点点变得金黄,老板娘麻利地铲起翻面,飞快地装好豆浆和麻薯。他接过,说了声谢谢,顺手送过去五块钱。他选择搭配三者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刚好五块钱,不多不少。


身后传来江澄咬牙切齿的声音,“你大爷的追魂呢这么赶?!”


的确是在追某个人。他争分夺秒地踩着点掐着...

【忘羡】《涯》

七夕快乐 


十幸:


  
   

待我撕开半里这晨昏的乾坤

   

三尺青光轮转洗烟尘

   

喝最烈的酒 恋最美的人

   

看海阔云高波澜生

人说江湖浪涌最多无畏的人

   

来三钱热酒买我的心魂

   

叫山川颠倒 叫地裂天崩

 ...

【忘羡】《姻缘线》

《姻缘线》

*原著向,有私设,时间是云深不知处求学之后。


(上)
碧水镇地处云梦与姑苏之间,依山傍水,兼得山水之美,钟灵毓秀。山脚下有座神祠,门匾上写着“定婚店”。神祠虽小,但修缮得精巧完整,内内外外挂满了红丝带与许愿牌,如有微风拂过,许愿牌相互碰撞,满耳叮叮当当的清越之声,黛瓦白墙间与攀援灌木相映成趣。忽略络绎不绝的香客,不可不谓是个神仙的好去处。

庙堂的一张桌几边,格格不入地坐了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头发绾成了双髻,盘腿托腮,正漫不经心地把手里的书卷翻了一页。然而,怪就怪在,半柱香的工夫里,如织游人来来往往,却没有一个靠近她的,甚至,连投来的一眼也没有。仿佛为她单辟出三尺清闲地...

【忘羡】《Merman》

*人鱼paro


小人鱼蓝湛十五岁生日的那一天,被允许游到海面。 


陆地是一个倒置的海底世界。头顶的天如同碧蓝的海水。海面是这样的波光粼粼,使人想到海底最深处的白色沙滩,就连捧起的海水,也和从指缝间滑落的细沙一模一样。 


岸上有背倚高山的渔村,山高而陡峭,连最矫健的鸟儿也无法飞越。山上有女巫、城堡和经年不化的雪,一直到山腰,积雪化作溪流,潺潺流经绿色植被。 


到了夜晚,星星出来了,它们会代替海底发光的珊瑚和植被,照亮这片海域。 


然后他看见了魏婴,陌生的旅行者。就像荒芜的沙漠上斜生出一竿绿竹,那么突兀而绚丽。


“不要触碰...

【忘羡】两封家书

其一

请收到信的同志转交给云深不知处蓝湛


蓝湛:

见信如晤。


我来战区工作的第二个月,辗转多处收到了你的几封来信。昨夜又下起了暴雨,三层信封包着也不顶用,信纸皱得像牛皮。半只脚踩在水里,十多个同志挤在战壕,大家嚷着要我念信,是不是未婚妻?起哄。我说是蓝忘机同志的信,大家便一起噤声了。瞧。


这一夜睡得极不踏实,无一处干燥,无一处有光,迷迷糊糊地睡着又迷迷糊糊地醒来,我无意识地把信放在心口,那里有雨声、呼吸声、心跳声……你听。就在这些声音里,我再次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我似乎梦见了我们在姑苏求学时的情形,我们要骑马,要逃课,...

【忘羡】《光阴书》

蓝忘机看见魏无羡的前一天刚赶完稿,第二天是在生物钟的促使下才悠悠转醒,一睁眼就被从窗帘缝隙漏进来的一束阳光晃了眼睛。


紧接着,一道声音携了几分懒洋洋的笑意晃进他的耳朵里,“你醒啦。”


他撑着身子坐起来,视线一路沿着格子纹的床单,雪白的四方墙壁,到投着荧蓝色光的电脑,前面正坐着一个陌生人,身形清瘦,古服打扮,长发被一根鲜红头绳松松散散地系着,浑身与现代格格不入——然而这里又确实是他的家。


蓝忘机道:“你——”


对方半转过身,冲他笑了一下,半个身子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坐姿极不端正。


“我觉得足下很是面熟,我们...

【忘羡】《云中客》

从前有个大侠,他想去闯荡江湖。


那是大侠还是少侠的时候,入喉的酒是冰凉的,偏能把年轻的血浇得滚烫。他带着英雄病和三尺剑,朝身后故土的云梦水泽叩了三叩,换来一声“滚”,便连忙滚了。


大侠是真性情,云中客,他长得很好看,一笑就是光风霁月,一摇纸扇就是轻薄桃花逐水流的风流公子。


待字闺中的姑娘会含羞带怯地朝他掷花,嘻嘻哈哈闹作一团地问他,“少侠往哪里去唻?”


他会勒马微笑,初霁的光打亮他的眉眼,“入江湖去。”


什么是江湖?


那时候年纪小,觉得绿柳红桃,大漠戈壁,是江湖,路过的白衣少年背着琴悬着...

【忘羡】《续黄粱》

01.

魏无羡做了个梦。


梦里云深不知处的草地,挨挤着几十团白雪似的白兔。有个小童跪坐在兔子堆里,怀里还抱了一只兔子。兔子吃得圆滚滚,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粉红的三瓣嘴还在懒洋洋地吞吞吐吐,远看之如一团白绒绒的雪球。


一晃神魏无羡竟发觉自己跑到了这只兔子的身体里,一张如玉似雪的小脸近在咫尺,眼眸浅淡,面无表情。


这张玉雪似的小脸朝他凑近了几寸,用鼻尖碰了碰他的耳朵,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


魏无羡被小童身上这股熟悉的淡淡檀香熏得昏沉沉,心想:“这个小朋友看起来约莫六七岁的样子,真真个死了爹妈的神色、披麻戴孝的装束。只差额间再束根...

宁宁

01.

 

他醒来以后,只隐约记得这样一件梦中事。少年琼林站在疏疏林荫之中,从背后的箭筒里抽出一支雪白羽箭,搭弓,拉满。

 

他的手指有些微颤,而箭却坚定地向上移了几寸,瞄准的正是头顶一轮粲烂浑圆的太阳。映在少年漆黑的瞳孔间,他的眼睛里就有了光。

 

有个女子的声音如珠落玉石般响起来,“……好!”

 

他转过头,看见身披太阳纹家袍的温情正站在林荫渐疏处,落了满身的斑驳日光,眉眼难得沾上几分柔软笑意。

 

温宁近乎慌乱地回头,察觉手指已经松开,羽箭不偏不倚地破空而去,直指炙日。

 

太阳落下了,那团火球于是飞快地...

【忘羡】《怪谈》

00.
我九岁那年害了场怪病,起初是高烧不止,时哭时笑地说胡话,直到喝一口白粥的力气也没有了,抱着一团棉被瑟瑟发抖。人们想触碰我,然而骇于我身上灼人的高温。“像一个炙热的熔炉”。

他们劝说扔了我。这孩子的魂魄已经被亡故的父母牵走了。我兄长不愿,真郎中和假道士都请,但没有用。

第七天我却自己退了烧,从被子里摇摇晃晃爬出来喝了两口白粥,吵着要喝酒。喝的是自家酿的天子笑。人闻此事,纷纷聚拢过来,我边喝边答。言笑晏晏神采奕奕。

我喝到第四坛,两眼一闭“咚”的一声就倒下去了。人们大惊,七手八脚地把我抱回屋。我两只手抓着兄长的衣角,在笑。才知道我原来是喝醉了。

我这辈子喝的酒和没心没肺的笑,尽在那一天了。这些话只是...

【忘羡】《牵丝戏》

*原句来自原著简介。

 脑洞和设定来自微博@加个贝壳 的图。传送门戳我


01.

从蓝忘机初有神识以来,就一直觉得,他的手是生而造物的。


当时蓝忘机坐在冷冰冰的黑暗里,黑暗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夏夜里此起彼伏的虫鸣声,他想去听清它们在说些什么,这些声音便叽叽喳喳一拥而上,又迅速被人在无形之中打跑。


他好冷啊。他感到自己的牙关咯吱打颤,风雪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从足尖攀向他的四肢百骸,使他的身体连同情感一起结成晶莹剔透的冰。


后来当他重新醒过来,心口正有什么在跳动着,温热的,甚至像有一...

【忘羡】《桑榆》

意识流。


-


每个人都是一根线,很快交集很快分散,为了寻找某个交点里的相遇,所以不断地行走在人世间。


我不知道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


梦里是大片大片晶莹而柔软的玉兰花,类冰类银,如烟似海,彼时风声过耳,万籁俱寂,那些花瓣便神采奕奕地簌簌颤动。


底下坐卧着一个男子,正在低头抚琴,他的身边横着几只乌黑滚圆的小坛子,这股醇厚的酒香夹着花香,好馋人。


魏无羡心头涌起一股似曾相识的滋味,他负着手慢悠悠地走近,笑吟吟开口,“你这是什么酒?分我一坛,行不行?”...


【忘羡】《寄人间》

*香炉里的小汪叽,大篇幅原文回忆杀。


“这说来可就话长了。其实是这样,我的确是魏无羡,不过是七年之后的魏无羡。七年之后的我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法宝,可以穿梭时空回到过去,我正在仔细研究,结果一不小心碰了一下,这不就回来了!”


“……好你个蓝湛,跟我做了十年夫妻,翻脸就不认人!”


“你……我?”


“……十年?”


“……夫妻?!”


“哦,我忘了,现在你还不知道呢。算算这个时间,我们好像才刚认识不久?我是不是才从云深不知处离开?没关系,我先悄悄地告诉你好了,再过几年,我们马上就会变成道侣啦。”...

【忘羡】《小梦大半》

*现代架空

文/辞声

01.


  欢迎您使用姑苏蓝氏智能语音控制功能。


  本功能尚在试用中,如出现程序混乱、信息储存错误等问题,请即刻与我们联系。


  地址:姑苏云深不知处


  电话:400882XXXX


  竭诚为您服务。


02. 


  十一点整,魏无羡抱着电脑坐在床上,噼里啪啦地打字。...


©辞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