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邪簇】《唇齿》

十八岁的雨季一过,夏风一催,黎簇的智齿姗姗冒了出来。

这颗牙无声无息地窥伺在牙槽骨的末端,偶尔才为宣誓自己的存在似的痛一痛。

吴邪偷偷藏起夹克口袋里的香烟:“你是不是偷吃了我的戒烟糖?”

“窝不四窝煤有。”黎簇对着镜子张牙舞爪,那颗牙安然无恙地躺在那儿,露出一点点白,长势正好的样子。

难道是还没有换完的牙吗?他从来不记这些,足球场上撒野,和校外的男孩子打架,断了一颗牙,也只是满不在意地吐掉。反正那时候还小,什么都是新的、刚开始的,好像一切都能重新再来。

黎簇掰着手指数,再等等吧,课表排得满满的,周末要泡图书馆,下个节假日……

吴邪叹了口气,把两个人画了卷尾巴小狗的情侣杯放在显眼的位...

改了一下上网冲浪的网名!想听大家多叫叫我。
这个名字说得出由头了
=
不要离开我!!我是荷包蛋!!!(挣扎)

毛绒绒和毛绒绒

吴邪从雪山腹地捡回一只狼崽子。

大雪封山,独狼难行。小狼蜷在石下,身上掩了层雪,雪白一团,几乎和雪地分不出来。脚步声靠近的时候,他吸吸鼻子打了个喷嚏,震落鼻尖一点雪。雪地盛开了一朵墨梅,有人靠近,撷入怀中。

吴邪为小狼生起一堆火。雪化了,露出黑亮的毛。冰冷的身子逐渐有了温度,抱在怀里刚好用来取暖。

小狼个头不大,脾气倒不小。冷冷睨了吴邪一眼,立刻露出凶狠神色,恶狠狠张大嘴,咬住了一根手指……牙还没长齐,也不会化形。只好恶狠狠地舔了一下。

吴邪弹了一下湿漉漉的狼鼻子,“小白眼狼。”

小狼呜了一声,倒进吴邪怀里。


小满哥低头在小狼身上嗅了嗅,汪呜一声匍匐下来。

伙计们...

呼噜呼噜


半夜。沙漠。帐篷。
吴邪:起身干嘛?
黎簇:尿尿。
吴邪:沙漠里有蛇,拉裤子的时候当心点,别把蛇带进帐篷里来。
黎簇:吴邪你有病吧!!!
他找了个背风坡,晃着鸟在沙漠里站了会儿,毫无尿意。身上冷嗖嗖的,吴邪的话让他心里毛毛的,遂拉紧裤腰带小碎步跑回帐篷。
对于这片沙漠,他只是个初学者。学会的第一课就是危险,沙漠代表危险。他切身领教,此后还要复习无数次。

吴邪裹在睡袋里,闭着眼睛,半张脸藏着,露出来的全是人畜无害。
不会吧?睡着了?他才离开几分钟?
黎簇听说过人经过训练可以五秒钟进入睡着睡眠,但是他不希望吴邪睡着。
一方面出于一个失眠者对过分良好睡眠的羡慕嫉妒,一方面他刚才独自站在寂寥沙漠,形影相吊,顿生凄凉之...

【忘羡|遇色·胭脂】天降道侣

冒出一个声

遇色:

 *沙雕向


一觉醒来,他的道侣和他发丝交缠,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正要睁眼,他的道侣挡住他的眼睛,趴在他耳边,嗓音甜腻地问:“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

修仙界早有整理过处道侣的重难点易错点一百个必考知识点,这是一道送分题,只要分析题干,整理解题思路:解法一、道侣的生辰。解法二、我的生辰。解法三、是时候送出礼物了。……

很显然——

蓝忘机沉静道:“不知。”

他的声音低而磁,像片小羽毛在心尖扫过,惹人情动。自二人结为道侣,在床上胡天胡地惯了,比...

跨了年敲完祝福就睡着了,重新来一次。祝大家新年快乐&七夕快乐。竞猜其次,最重要的是开心吃粮੭ ᐕ)੭*⁾⁾

遇色:

『遇色』

      ——忘羡七夕24h产粮活动

原著: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CP:蓝忘机x魏无羡
活动时间:2018年8月17日全天

staff:
策划:故辞  @故人昔辞
协力:蓬蓬  @蓬砰砰
宣图:曲桐  @曲桐
题字:顾倾  @佛系呱呱在线念经

参与人员:
文阵:从水  @从大喵🐾
            辞声  @辞声
  ...

【花秀】与光

*补档,微修。写于2016-4-23。关键字:前后座。


源《盗墓笔记捌》:

我知道有小花在,秀秀一定可以走下去,并且可以走得很安稳,而需要我的地方,我也一定会帮忙。虽然未来一定有着大量的磕磕碰碰,但是现在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秀秀记得,奶奶回来的那天,天是灰蒙蒙的,偌大的霍家大院没有一点光亮,使她喘不过气。


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关了两天,什么也不吃什么也不说,一个人悄悄地哭,哭得没有力气了,便靠着冰冷的墙睡着了。


凌晨的第一声鸡鸣中,她从粘稠荒芜的黑暗中惊醒,然后慢慢地用院子里的冷水泼了泼几乎僵硬的脸。


手机里,还有一条来自小花的短信。


车...

魔头有两个愿望。

第一个,他要娶到姑苏蓝氏最端庄最貌美最温柔的人作为他的妻子。


姑苏蓝氏,是天下最雅正最名门正派的世家。


第二个,他要向如今的天下第一发起挑战,取而代之。


魔头下山了,翻山越岭,过水行舟,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魔头想:当年求学时叫我滚就滚,现在可没那么容易啦。

谁知有人等候多时,微微一笑:“轿子里坐着的,正是你所求之人。”


一路魔头笑嘻嘻地,新娘子长,新娘子短,全被无视。他随意折下一支花,递到新娘子的手心。


轿子里那人静了片刻,惜字如金地丢他,“……无聊。”


分明是一个如冰泉般的男声。


魔头叹了口气。


这明明是个全天下最冷酷无...

请欣赏我的新头像!

©椰饱了
Powered by LOFTER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