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我

*奶花奶怜。


01.

幼儿园要汇演了,老师让大家各自选话剧的角色。

师青玄演白雪公主,明仪演恶毒的后母皇后,挎了一只小篮子。

过了一会儿,师青玄哒哒哒跑过来:“老师!皇后把苹果吃完啦!”

大家都在笑,只有花城抱着手臂,挑了一下眉毛。没有什么表情。

谢怜演的是一位太子殿下,旁边风信和慕情在很紧张地捧读:

“你,是人间正道!”

“你,是世界中心!”

谢怜威风凛凛地把午睡的小被子披到肩上,举起玩具剑,大声道:“我要拯救苍生!”

“……”

大家都沉默了,只有花城特别专注地看着谢怜,用力鼓掌,手心红红的。

老师问他想演什么角色,花城回答,“我要做(谢怜)哥哥身边那个给他鼓掌的人。”

因为没有这样一个角色,最后花城演了一朵...

【花怜】回音

——已经死去的人,没有心跳,也没有体温,还会感觉到疼痛吗?


从前他经常挨打,又没有东西吃,只能在光照不到的地方,一边喘气,一边把自己蜷起来,捱过胃里漫长的痉挛。脸靠在冰凉的地上,粗砾压进新伤;骨节受了重击,一动就牵扯四肢百骸。

尖锐的疼痛,迟钝的疼痛。猝不及防的疼痛,噩梦般缠绕终生的疼痛。

好疼啊,喉咙说不出,手里的石头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地面,那些孤独、愤怒、痛苦足够磨出它的棱角,人的脖颈又是那么纤细脆弱。

那时候他都会想到死,心头一阵快意一阵痛苦,恨不得杀掉所有人再杀掉自己。

然后,神告诉他:如果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就为我而活吧!

活下去很难,可是…...

最后一天!!!!!

置顶

大家好我是辞声!!
非常社恐,被连名带(没有)姓地称呼会紧张 所以叫声声就好。
原著最大,所有官配不拆不逆。此外都是杂食。ky和黑退散❗
喜欢的很多,都是我的心头宝💕写得很差,但是啥都想写写。
不定期失踪人口,产量≤3篇/月。关注请三思。
请多多在评论区和我玩耍!!=3=
<*)) >>=<

云深不知喵

只在此店中?
*猫化/注意避雷


01.
这年头,人类到咖啡店约个会泡个茶之类,一般都会问一句:老板,你家wifi密码是啥呀。
相比之下,这家名为“云深不知喵”的书咖就很不一样,一推开玻璃门,一串铃铛声哗啦啦流淌开来,一楼檀香泠泠,知识的气息芬芳。
焚香沐浴过后踏上二楼,是一股浓郁的咖啡香甜和比咖啡还要甜腻的一声“喵呜”。人类引以为傲的信息革命在猫主子面前不堪一击,手机、鞋袜pia地一丢:WIFIIIIIIII——!!!妈妈来啦!!!!


WIFI是一只刚成年的美短,姓魏名无羡,谐音无线。身为猫咪,卖萌撩妹的技能信手拈来,俘获了一大波芳心。
“云深不知喵”的猫咪都拥有姓名,店里一共五只猫咪,蓝景...

叽咬饼

谢谢大家为这个饼作传(看前一条评论区)😂然后她成精了。又名,饼的报恩。


重回莲花坞,忘羡既结为道侣,魏无羡想要请蓝忘机吃饼的愿望终究实现不了了。
但是另一个愿望就光明正大了。

老板目光慈祥地包了三个饼给魏无羡,和人群道:我这个饼,正宗,保证吃了还愿意再来。两位公子千里迢迢来,尝一尝是不是原来的味道?
一人道:老板,你记性这么好呀。
老板:这么俊的公子哥,见一面就记住啦。
那人看了看:是!好俊好俊!
魏无羡哈哈大笑:特别是这位冷面俏郎君,他非常喜欢。
接过饼,咬了一口,竖起大拇指,含含糊糊地评价:好吃。

魏无羡领着蓝忘机和两个半的饼,从人群挤了出来。腮帮子塞得鼓鼓囊囊的,眼睛在灯光之下映得亮晶晶...

好。我知道我头像是啥了(。

许愿

双玄的场合


师青玄捡到了一个漂流瓶,木塞一拔,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衣服神灵。
黑衣服神灵做了坏事,作为惩罚,被关在漂流瓶里,要为捡到瓶子的人实现三个愿望。


神:我,神灵,许愿。
师青玄:我想要一百万。
神:好的。
神:血雨探花,借一百万。


师青玄:哇,看来你真的是许愿神啊。
神:废话。快说,第二个愿望。
师青玄:哦。
师青玄:我想要我的哥哥。
神:血——

神沉默了:……
神开口了,语气冷硬:这个,不行。
神:没有了。


师青玄在海边坐下来,看着远方起伏的波涛。
这是一只漂流瓶,也是一只许愿瓶。他把里面的纸条倒出来,在手心慢慢展开。
那上面是一行清隽的小字:
明兄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_^*...


运气

8013了,大家都在洋洋洒洒地谈论各种玄学,欧洲人pk非洲人,谢怜叹了口气打开一袋方便面,发现里面没有调料包。他习以为常地转身去抽屉里找备用,这时一阵风把他桌上的简历吹出了窗子。
如果用抽卡游戏来判断血统,谢怜连阴X师的游戏界面都登不进去,一打开就断网/信息错误/查无此人,被劝退。
然后谢怜捡到了一盏神灯,擦擦灰尘,露出两个丑丑的字:神灯(🌸)。


谢怜真怕他说出什么许愿的话,双手合十鞠了个躬:我是个运气很差的人,你如果离我太近运气都会被吸走哒。拜拜。
神灯居然口吐人言,还是个很好听的少年的声音。
简而言之,运气这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像水和血液存在于人的身体。有的人多,有的人少,随着生命流逝...

谢怜的斗笠

谢怜丢了他的斗笠。

他原本走在路上,忽然呼呼吹来一阵怪风,吹走了他的斗笠。
谢怜四海为家惯了,全身的家什只剩一只斗笠。虽不值钱,然而携带方便,遮阳挡雨,用处极多。一时丢了,他还是很心疼的。

于是,为寻找丢失的斗笠,谢怜朝斗笠飞走的方向走。他来到一屋门前。不知是谢怜的力气太大、还是此门质量太差,刚一敲门,门就倒了。

里面是一位老婆婆,坐在床沿边,脚边有一个小小的水洼,还有水不断地从屋顶滴落。
“滴答”一声,老婆婆问:“是我儿回来了吗?”


谢怜修好了漏水的屋顶和倒塌的门,婆婆端着一只盛了水的瓷碗:“谢谢你,好心的年轻人,这碗茶水就作为我的谢礼啦。”
谢怜双手接过茶水,轻轻抿了一口,“请问您有...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