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忘羡】《刚刚好》

*双向暗恋



01.魏无羡


六点整的闹钟一响,魏无羡从床上滚下来,三分钟洗脸刷牙,然后抓起书包骑上单车,一路摇摇晃晃地在窄窄的小巷中绕行。


直到闻到早饭摊的香味他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抓了抓有点翘起的头发,“豆浆,麻薯,鸡蛋饼。”


十二月的天着实冷,他把手插在衣服口袋里,看着面前的白雾一团团涌到面前,清亮的蛋液一点点变得金黄,老板娘麻利地铲起翻面,飞快地装好豆浆和麻薯。他接过,说了声谢谢,顺手送过去五块钱。他选择搭配三者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刚好五块钱,不多不少。


身后传来江澄咬牙切齿的声音,“你大爷的追魂呢这么赶?!”


的确是在追某个人。他争分夺秒地踩着点掐着时间就是为了赶上一场假装恰逢其时的偶遇。魏无羡一蹬车脚,像一阵风,窜出了巷口。


和从前一样,蓝忘机穿着蓝白校服,背影清俊干净。他正在听英语听力,耳机线一路蜿蜒直到他的衣服口袋里,把他和嘈杂的外界全然隔离。他的书包看起来很轻,作业大概在学校就写完了。旁边是一把蓝格伞。


“蓝蓝蓝湛!”


“早上好!”


蓝忘机抬起眼看他一眼,“早上好。”


魏无羡的心定下来,速度也跟着蓝忘机的脚步慢下来,一边慢悠悠地单手骑车,一边慢悠悠地开始吃早饭。


旁边江澄冲出去好几米远,想了想刹了车转身朝他比了个中指。一溜烟,毫无眷恋地离他们远去。


 

02.蓝忘机


外面雪霁初晴,学生早读自习时间,蓝忘机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写字,旁边两个女生压低了声音在说话。


“隔壁班的魏无羡?”


“是他!瘦瘦高高,笑起来特别好看的。”


女生重重咬住“特别好看”四个字,“魏无羡”三个字却早早地飘进他耳朵里,他回过神发现这道简答题该写“解”的地方写了个“魏”。


蓝忘机盯着这个字看了几秒钟,方如初醒般地用修正带遮掉,连带着发出一阵长长的突兀的次啦声。这声音如同某种警示,两个女生朝这边看了一眼,立刻噤若寒蝉。


一会儿课代表拿出书带大家早读,读到白居易的“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蓝忘机朝窗外看了一眼,校园里大片大片的空旷寂静,从云层透出一束薄薄的日光。看来今天是不会下雪了。


 

03.魏无羡


今天雪化得差不多了,所以第一节课下课的课间活动时间要跑步。


魏无羡是一班的,虽然和蓝忘机不在一个班,但学校排班总是遵循某种规律,两个班级的数字比邻,活动也总是排在一起。


江澄和魏无羡待在一块儿的时间多,他心想:真是怪了,怎么魏无羡一走到二班附近,周身气场收敛起来,仿佛连走路都正经许多,莫非他有心上人了?他的眼睛在有意没意地找谁呢?他又又又在冲谁笑呢?这厮——


有一次他们走到二班面前,他问魏无羡:你觉得二班哪个女生最好看?


魏无羡嚼着口香糖道:绵绵。我早就观察过啦,高一也属她最漂亮。


江澄:谁?


魏无羡从口袋里摸出彩色的糖纸在江澄眼前晃晃:罗青羊。她刚才给我的。


江澄恨得牙痒痒,冲他挥拳头:插科打诨!不思进取!说好了好好学习不许早恋还能做兄弟啊,魏无羡笑着推开他的拳头说好好好。


但是他问的是哪个女生,否则魏无羡一定会说是蓝忘机。


天上地下,再找不出一个比蓝忘机更好看的人了。


 

跑步的时候二班就跟在一班后面跑,魏无羡假装鞋带松了,跑出人群系鞋带,一边悄悄看着学生一个个从面前跑过。


蓝忘机一米八八,由矮到高排也在队伍后面了。从前他还没觉得蓝忘机多高,十五六岁的少年,身高抽条般长得飞快,他坚信现在自己比蓝忘机矮的两厘米会长回来。


二班过去了,他跑了两步追上去,笑嘻嘻地说了句“早啊蓝湛!”,假装是一次学校外的偶遇,和蓝忘机并肩跑步。


蓝忘机蹙了蹙眉想说什么,还是缄默了。不一会儿就有老师问魏无羡是哪个班的,让他回自己的班级去。


魏无羡毫不介意,冲他眨眨眼,跑了回去,途中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两个人正好视线相遇。


他心底充盈着不知名的快乐,好像身边还残存着蓝忘机的呼吸,一伸手就可以抓住。


 

04.蓝忘机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历史。历史老师是个大腹便便的秃顶老头,他讲课很有技巧,富有激情。总能让学生呵欠连天,而他唾沫横飞。他最擅长拖课,最爱在下课前一分钟用三分钟多讲一个无关紧要的知识点,用两分钟布置作业,如此再放人。


晚出一分钟就有一百个人冲在你的前面,你吃到菜的几率就会减少百分之十。学生叫苦连天,促使他们跑向食堂的仿佛不是饭菜,而是离老头远一点,再远一点。


蓝忘机买好饭菜在靠窗的座位坐下,忽然听到某人的声音,像猫咪的爪子,轻轻地勾了一下他的心弦。“蓝湛!好巧!”


他抬头就看见魏无羡笑吟吟地端着碗过来,坐到他对面。这时这张桌子的人恰好填满,魏无羡原本坐的那桌却少了个人。


江澄:回来!


聂怀桑:叛徒!


江澄:逆子!


魏无羡摆出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姿态,低下头吃了口面,吃得很专心很投入。他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落下两道阴影,像两道弯弯的月牙。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怕狗,明明此时此刻,在他的背后添一条蓬松的尾巴摇啊摇最合适。

 


05.魏无羡


晚自习的时候外面下雪了,魏无羡借口上厕所,他惯常穿得单薄,几片雪花飞旋着飘了进来,落到他身上,化成一小块水渍,风一吹,才感到确实寒冷刺骨。


跑回教室时路过高一二班, 没忍住多看了蓝忘机一眼,正好遇到他抬头看外面,魏无羡冲他一笑,心底小小地雀跃了一下:我们这算不算心有灵犀?


有一次两节晚自习他一共跑了五六次厕所,偏偏每次都和蓝忘机视线相交。你说怪不怪?最后一次魏无羡笑得肩膀狂抖,是含光君你,上晚自习怎么一点也不专心。


下了晚自习一起顺路回去,蓝忘机问他晚自习的时候为什么在走廊跑来跑去。


“哦,这个嘛。”魏无羡摸了摸鼻子,笑着说,“下雪天,冷啊。冷了,多喝热水。水喝得多了,就——”


其实他当时想的是:下雪天,冷啊。想到你,想抱抱你。就忍不住跑过去见你了。


 

晚自习结束,魏无羡把书包收拾得飞快。拿着伞,犹豫了一下塞进了书包。

魏无羡心想:我先悄悄走过去,看他有没有带伞。如果他带了伞,我就没有伞。如果他没带伞,我就有伞。总之……


他兴高采烈地追上去,“蓝湛!你带伞了没?”


蓝忘机站在楼梯口,他觉得他好像在等他,又好像不是。


魏无羡看了一眼他两只手,空荡荡;书包两边,空荡荡。问道:“你是不是没带伞?我带了,我们合撑一把好不好?”


蓝忘机垂着眼睫,“嗯”了一声。


好好地伞干嘛不拿在手里呢?魏无羡从书包里拿出伞,不敢去看蓝忘机的眼睛。他总觉得蓝忘机的视线带着探寻般地落在他身上好几次,心里有点虚。


是不是喜欢一个人,关于他的一切都变得有迹可循。和他相处的每一分钟,每一个动作都是蓄谋已久。


他虚张声势地跳进雪地里,撑了伞,把伞朝蓝忘机倾了几分,“含光君,请。”


 

06.蓝忘机


蓝忘机心想,好险。


他有一点开心,又有一点不开心。伞在他的书包里静静地躺着,他觉得自己像骗糖吃的小孩子,面上无波无澜地走入伞下,心底的快乐却像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微小而几不可察。握住了,光却透过指缝流淌出来。现在这只流萤飞了出来,迤逦着绿萤萤的流光,在他心里飞来飞去。


魏无羡在他旁边,朝雪深的地方走,雪浅的地方留给他。所以伞撑得歪歪斜斜,身子也不时和他碰一下靠一下,有意无意地拨乱他的心跳。


他这个人好像永远是这样。从前魏无羡在他们班门口走过时他观察过,这少年一副轻薄桃花逐水流的模样,走路也不肯好好走,爱踢着一块小石子蹦蹦跳跳。后来或许是在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收敛了很多。


“蓝湛有喜欢的人吗?”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


蓝忘机彳亍于茫茫雪地,他手里有伞却并不撑,面颊浅浅的红一直烧到耳根,他尚不知这是少年一生最心动,哪里是冷雨,冰雪,条条框框的校规可以浇得灭的。


他心想:我这是在做什么?


怎么会有个人,即使什么也不做,也足以让他牵挂,想到他嘴角翘起的弧度,整个面庞和身形都在他脑海里变得鲜活起来了。


早晨由远及近的急促车铃声,是你吗?窗边路过的片刻剪影,是你吗?身后一串纷乱的脚步声,是你吗?


是你。是你。全是你。我遇见你,我喜欢你,全部是刚刚好。


他拒绝热闹,但不拒绝他。他习惯孤单,但一个人的时候,心总在不由自主地期许着,一,二,三,有一个声音在身后……


“蓝湛!”


 

07.魏无羡


伞柄上还有蓝忘机留下的温度,魏无羡忽然掉头就跑。嫌伞碍事,就把伞扔在雪地里,他不顾灌入脖颈的雪花,跑得跌跌撞撞、深一脚浅一脚,跑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蓝湛!”


他没有走,他还没有走。


他总是留给他一个背影,可是他想要追上他的时候,总能追得上。他喊“蓝湛”的时候,他总觉得,为这一刻,蓝忘机已经等待了很久。


“你的伞呢?”蓝忘机朝他跑过来,不假思索地把手里的这把伞塞到他手中。


“我刚刚想起来一句很重要的话没有说!”魏无羡喘了两口气,稳住身形,“我还没有和你再见!蓝湛!明天见!”


然后,他看见了这把伞。


蓝忘机也注视着这把伞,他的手指因为很大的握力而关节发白,但他没有缩回手。就像把一个巨大的秘密,全部的少年心事被公之于众。


魏无羡很喜欢看蓝忘机的眼睛,他看着蓝忘机的时候,那双浅色的眼眸里会有一个小小的魏无羡,魏无羡的眼眸里会有一个小小的蓝忘机。那双平静而不起一丝波纹的眼睛里总是覆着皑皑冰雪,现在,这片冰湖中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纹。


空气凝固,雪地寂寥空旷,一时只有魏无羡的喘气声。


忽然,他轻轻地笑了一声,然后放声笑了起来,这一串酣畅淋漓的笑声落在雪地里,好像一道划破乌云的日光,沉沉的天忽然亮了。


他转身跑远了,边跑边朝蓝忘机挥手,“蓝湛!明天见!”


蓝忘机说:“明天见。”


好一会儿,他抓紧了伞。一个人的雪地里,有什么正从心口慢慢地温暖起来,小小的火苗一下一下地跳跃着,像他的心。他不自觉地露出一个极浅的笑。


“明天见。”他轻轻地说。


END.


评论(45)
热度(916)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