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忘羡】《歼邪》

*原作向婚后



李四,李村人,懒汉一个,没钱没田没老婆,老母亲月初病死了。

 

腊月十二这天,他不知哪门子的表哥蹭吃蹭喝,眼看米见缸底了,表哥给他带来一个发家致富的绝密捷径,盗墓。

 

我知道咱们这儿有个肥斗,我可只告诉你一个……一句话,你那个怂胆,敢不敢?

怎么不敢?!

 

酒壮怂人胆。三两烈酒下肚,李四豪气万丈地抄起农具,借浓浓夜色掩映,潜入鲜有人迹的山中野林。

 

迎面一棵五人合抱的参天古木,他感到脚下软绵绵踩到什么东西,好像一只靴。周遭一片漆黑,草叶窸窸窣窣,他心中砰砰打鼓,正欲凑近探个究竟,忽然胸口一记佛山无影脚!整个人被踹翻在地!

 

紧接着,一张丑陋可怖的驴脸在面前放大数倍,正对他龇牙咧嘴,不满地发出刺耳的驴叫。

李四被喷了一脸唾沫,吓得失声惨叫!

 

从高高的树梢响起一个声音:“小苹果!”

花驴子被喝令住,退后两步,原地尥蹶子。

 

李四仰在地上,喘了两口气。酒醒了大半。借着一线月光,只见树上跳下一个人。一个陌生的白衣男子。

这男子除发间一条鲜红发带外全身雪白,额间歪歪扭扭束了条雪白抹额,那白衣虽极素简,但在袖口锈了一圈暗纹,月光之下,如粼粼湖面的涟漪,教人一看便知绝非凡品。再观其形貌出挑,眉眼俊逸,神采飞扬。

 

年关将至,山上也不太平,时有野兽出没,趁夜色偷袭村庄。人要寻生计,它们也要。二者之间一时竟也争不出个高低,村民无法,只好夸大其词地称是年兽作祟,然而,过路的修士连个也一个厌恶的眼神不愿施舍,最后,村民唯有辗转求助于相距最近的姑苏蓝氏。

 

各人有各人的事,谁肯垂怜一眼一隅之地?只有一位,素有“逢乱必出”的美名,正携家眷游猎四方,最是自在于红尘。

难道惊动了他不成?

李四道:“仙人是……含光君?”

 

“含光君”仿佛正强忍笑颜,手负在身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嗯,没错,是我。含光君。”

 

李四讨好地笑了笑:“您一人……令正不在身边?”

“含光君”怔了怔:“……什么令正???”

 

李四慢慢从地上爬起来,“魏无……夷陵老祖呀。坊间皆传,您和夷陵老祖双宿双飞,好一对神仙眷侣,真真叫人羡艳……”

 

远处隐约传来一声悠长凄厉的狼嚎,吓得他不敢多言。霎时间乌云散尽,明月当空。正好照亮一个月光一样的人。

 

李四心想,娘啊,见了活神仙了。

也不知他从何来,何时来。只看得见那黑色长袍衣袂翻飞,如一只巨大的黑色蝴蝶。他小心翼翼投去一瞥,有匪君子,如琢如磨,真真风雅万千。

他缓缓走近,缓缓开口,声如泠泠冰泉,“夷陵老祖在此。”

 

“含光君”摸摸鼻子:“咳,好了,别看了。你来这里做什么?你们说的年兽已经赶跑了。这里很安全,快走吧。”

见他仍然将信将疑,“夷陵老祖”冷冷补充:“他说的没错。”

 

李四这才说了声告辞,慢慢地走了,一步三回头,边走边想:奇也怪哉,明明这位才是除魔歼邪的雅正名士,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位夷陵老祖的话更教人相信一点呢?

 

“等等!”

是“含光君”叫住了他。回头一看,“含光君”已走向“夷陵老祖”,在他胸口摸了一阵,整个人都快挂到他身上去了,才慢吞吞摸出一张符篆,“把手伸出来。”

 

李四依言,随即,微微睁大了眼睛。自己的指端,竟然蹿出了一团蓝色的火苗。

 

“火会指引你,记住,无论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含光君”拍拍他的肩,“去吧。”

 

李四惊得冷汗涔涔,连说三个好,多谢含光君救命之恩。连滚带爬地逃了。

 

-

 

二人坐在树梢,眼见那簇小小的蓝色火苗一点点远去。

 

说是坐,然而“含光君”整个人几乎是斜倚在树干上了,一只脚随意地垂下来,勾着一只黑色靴子,脚懒洋洋地晃了两下,靴子啪嗒一声穿过郁郁的叶子落到了地上。非常不雅正,非常不姑苏蓝氏。

 

他的脚沿着树干,一点点攀到某个人身上,朝某个地方若即若离地靠近,一边状似漫不经心地说,“完蛋啦,这下不会有人再来了,这棵古木又高又粗壮,枝叶繁密穿透力极差,这地方又偏僻。想必我叫破喉咙也没人能听见……”

 

“夷陵老祖”忍无可忍,握住他的脚,这双脚仿佛十分不满地,轻轻点了一下他的胸口。然后近身一步,锁住喋喋不休的人的双手,越过头顶,把他牢牢按在树上。请他闭嘴。

 

“含光君”眨眨眼,十分无辜:“胆大妄为丧心病狂的夷陵老祖,请问你要做什么?”

 

“继续,”“夷陵老祖”顿了顿,一字一句,“把衣服换回来。”

 

 

-

 

 

翌日天不亮,一身雪白校服的含光君亲自登门。

 

含光君:“邪祟业已清除干净,昨夜对村民多有惊扰,代家眷向全村赔罪。”

 

全村:“哪里哪里!仙君不留下来吃个饭吗?”

 

含光君:“家眷正在家等候。”

 

全村:“好的好的!仙君慢走!多谢仙君!”

 

李四混在人群中,跟着说:“含光君真是高风亮节,天人之姿。好风采哇。”

 

 

-

 

 

含光君走后,有人纳闷道:“奇也怪哉,为何含光君的靴一只黑一只白呢?”

END.

评论(37)
热度(681)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