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忘羡】《祭祖》


江南多水路,下过雪,彩衣镇懒懒的。过路的商人见雪停,也把船支下来。去路边的酒坊温壶甜酒,喝得浑身暖暖的,索性在当地休息一夜,拥炉赏雪。大大小小的乌篷船整整齐齐泊在河边,肩并肩地挨着,如一片墨色的荷塘。


魏无羡从小在莲花坞见惯的是浅浅的小木舟,他早想弄条大画舫,是真风流,假诗人,可惜一直无缘。今日兴致起了,乌篷船也很有情趣。拖着一个蓝忘机,两坛天子笑,神采飞扬地喊声姐姐好,换来一条乌篷船。


魏无羡惯作船夫,何况船上有个天仙一样的人,他朝后抛了个眼神,船桨一消在手,运得自如成风,船如离弦之箭飞了出去。风勾勒出他瘦削的肩膀,腰身,胸膛里扑通扑通跳动着的,分明热热的少年心性。


蓝忘机微一欠身,挑开船帘,走到他身边,和他并肩站着。此事他在今做来看着完全自然流畅,面不改色。实则从姑苏求学那时他便在心中将这景象勾勒了千万遍。他心中涌动起不知名的少年情绪,不由得垂下眼,默默地看着脚下脉脉的流水。



过了两三水镇,积雪渐薄,日暮西山,蓝忘机终于淡淡出声:“化雪,天寒。”


魏无羡:“?”


一句“亥时还未至啊?”还在口中,身子一轻,不由分说被蓝忘机横抱起来,稳稳当当钻进船篷。


魏无羡防不胜防,好在蓝忘机臂力了得,魏无羡顺势把手臂勾住他的脖子,两条腿随即也缠上蓝忘机的腰,宛如一只动作娴熟的树栖动物。


这么一歇便感到确实有些倦乏了,索性赖在蓝忘机身上,连眼皮也懒得抬一下。蓝忘机席地而坐,给他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少年人骨架纤细,埋在蓝忘机怀里。雪白的衣摆从从容铺陈开来,以君为幕席,白雪拥墨梅。


半梦半醒间,他迷迷糊糊地想:怎么办?蓝湛这么好,好像要离不开他了。


随即嘴角心满意足地勾起一点弧度:好在这么好的人是他的。



蓝忘机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睡着的魏无羡很乖,像只猫儿一样枕在他的膝上,那只手本轻轻搭在他臂弯,忽然有点不安似的,勾住他的手拉了拉,摸到指腹的薄茧,一根一根地放进手心里,握住了,停在半空。


蓝忘机忍不住低下头亲了他一下。


魏无羡的睫毛眨了眨,露出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很好看。


他摇摇蓝忘机的手,张张嘴说了句话,轻得几乎听不清。蓝忘机低下头侧脸把耳朵凑到他嘴边,原来他在问“还有多久到云梦?”。


蓝忘机从掀起的一缝间看看,人影寂寥,远山淡影。回答:“不远了。”


只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


魏无羡:“哦……这船,走得太慢。”复又闭上眼。


快的是莲花坞的小木舟,一人一条,真像一片柳叶一般。偷莲蓬时无师兄弟,不待口令发下,某人船桨一拍,挤入田田的荷叶之中。身后江澄为首,摇着船桨去追他,水花乱溅,一会儿就满载而归,但谁也没有魏师兄偷得多。


最怕的是看荷塘的老头,魏师兄偷得最多,被船桨敲到的次数也最多。后来摸出门路,果断把莲蓬远远地朝岸上一扔,弃舟而逃。那些胆子小的师弟们躲在岸上,抱起莲蓬就跑。


如果到过年,无论嫡系支族,统统一排排跪在江家祠堂,为逝者祈福守岁。虞夫人负着手拿着鞭子,眼睛毒得很,如果看见有人头一杵一杵地打瞌睡,那须得伸出手老老实实挨三下打,再发现就滚到外面去。


但是总有年纪小的师弟师妹捱不住,小小的雪团一样的身子缩在后面,又冷又困地支着眼睛。这个时候,虞夫人就悄悄地走过去,趁他们睡着了,把他们抱进屋子里。


那个时候,江家祠堂的祭桌上除整齐码着江氏先人的灵位牌,还有两个特殊的排位,一曰江枫眠之友魏长泽 之位,一曰魏长泽之妻 藏色散人之位。


魏无羡就那么断续续地讲着,声线软绵绵的,像含含糊糊的梦呓。有些事情提过,有些则没有。蓝忘机听得很认真,像小时候听老师讲课那样,坐得端端正正,如果听不清了就俯下身凑近一点,一个字也不落下。他有时听着听着露出一点晴光映雪般的微笑,有时神色严肃地点点头,说“嗯”。


魏无羡惯常梦呓,一开始,他在夷陵的伏魔洞,只吝于给他一个字,滚。但那时一个字也分外珍贵,只要知道他还活着,就好。


后来,互表心意的前一夜,前世把修真界搅得天翻地覆的夷陵老祖,像个初尝爱情而不知所措的少年一样,迫不及待又欲说还休地把最嫩最柔的草叶、甜甜的西瓜尖儿全都告诉他。


一想到这,他就情不自禁地希望告诉魏无羡:你可以随便想到什么就讲什么,我在听。


云梦江氏的祠堂中,江澄独自跪在蒲团上,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跪下去,两只手放在额边,久久地没有起来。


祭桌新添的四个灵位碑里,爹江枫眠,娘虞氏,姐姐江厌离。还有一个他最不愿见到的无名氏,用黑布遮住了,谁也不知道是谁。


那天他像个疯子一样地从宴厅回来,随便滑落在地上,他把无名碑挥下来,留下深深五指痕,用脚掀进了祭桌底下。


第二天,他冷冷地吩咐人,烧了吧。


江澄呵出一口气,慢慢挺起笔直脊背,恍惚觉得有两道颀长身影从身边走过,一步、一步,连头也没有回。


他抬起头,只有一阵风,把帘子掀得轻轻抖动。


……也好,他想,此后桥归桥,路归路。黄泉碧落,永不相见。
END.

评论(23)
热度(507)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