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

日长勿纵:

云中的造梦者

@辞声 爱您!
  

小梦大半,桑榆,寄人间,续黄粱,漫长的白日梦……辞声太太真的很喜欢“梦”这个意象。
  

做梦好啊。写文就是做梦,钻进自己做的梦里,再一笔一划、一词一句地描摹出来,别人看见了,就也留在梦里,然后说,啊,这个梦真是柔软、真是美好啊。品尝这些梦就像是坐上一艘船,目的地是蓬莱岛,是永无乡,是亚特兰蒂斯,每天走这一趟也成了无常生活里抚慰人心的隐秘日常。

  
辞声太太是我见过最有灵气的造梦者之一,能把最细小的欢愉写得动荡(《刚刚好》),把最浓重的哀痛写得轻柔(《牵丝戏》),写原著向不陷俗套窠臼(《歼邪》《瑞雪》《寄人间》《续黄梁》),写现代风不偏人物性格(《小梦大半》《漫长的白日梦》《细水》),写别类架空也都绮丽又精巧(《涯》《两封家书》)……这些或甜美或苦涩的梦境,好像最终也都有一笔“终成眷属”的结局——就像……像现时正盛的槐花,香,软,干净,清甜,又满沾四月阳光的蓬勃生机,回味不尽。

  
《云中客》是我最喜欢的一篇原著向,字里行间是浩荡的旷然和大气,是写作者本人风骨的体现,短短几千字,“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你是我的,而江湖是我们俩的。现代架空的《刚刚好》胜在对少年人情感的细腻描摹,那么真,那么细,偏偏不匠气也不露骨,小心翼翼又坦坦荡荡,像一支青涩的舞……魏婴那段“他有伞我就没伞他没伞我就有伞”的心理活动太真实也太可爱啦。以及,我也想吃五块钱有豆浆有蛋饼有麻薯的早餐!

  
辞声太太的文特别适合小憩初醒,慢慢地揉眼,慢慢地看,一边会心地微笑,一边感叹:啊,这么柔软、可是又这么有力的文字——我是还在梦里呢,还是又入了梦了呢?

  
约翰·列侬有一句歌词很有名,叫"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感谢辞声太太,感谢这么美好的你把这么多美好的梦带给了我,带给了我们,让每一个初醒的午后有了存在的理由,让我们有梦可赏可品。那种一篇读罢,心儿轻飘飘的快感,是来自云中梦境的共鸣啊。

  
上面是很仓促很拙劣的小评,下面是不怎么正经的repo

  
不羡仙,她特别美貌特别仙,白白净净的,是美丽俏佳人了!!拿到之后被同学纷纷预定,我自己都排在了第五个…在我的极力要求下好几位都是手指头包着餐巾纸看的!(真

  
盼望了很久很久,真的摸到的那一刻瞬间感觉幸运就在我手心!XDDD期待声声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祝声声二次三次每天都开心!我真的好——喜翻你和你的本本你的文呀!!!

  
(手写是请同学代写的,我的字木有那么好看…挠头)

  

  

评论
热度(44)
  1. 辞声日长勿纵 转载了此图片
    (´∀`)♡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