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谢怜的斗笠

谢怜丢了他的斗笠。

他原本走在路上,忽然呼呼吹来一阵怪风,吹走了他的斗笠。
谢怜四海为家惯了,全身的家什只剩一只斗笠。虽不值钱,然而携带方便,遮阳挡雨,用处极多。一时丢了,他还是很心疼的。

于是,为寻找丢失的斗笠,谢怜朝斗笠飞走的方向走。他来到一屋门前。不知是谢怜的力气太大、还是此门质量太差,刚一敲门,门就倒了。

里面是一位老婆婆,坐在床沿边,脚边有一个小小的水洼,还有水不断地从屋顶滴落。
“滴答”一声,老婆婆问:“是我儿回来了吗?”


谢怜修好了漏水的屋顶和倒塌的门,婆婆端着一只盛了水的瓷碗:“谢谢你,好心的年轻人,这碗茶水就作为我的谢礼啦。”
谢怜双手接过茶水,轻轻抿了一口,“请问您有没有见过一只斗笠?”
老婆婆:“我只知道风会带走珍贵的东西,让远离家乡的人,迷失在途中。”
老婆婆:“好心的年轻人,你如果看见我的儿,请代我带他回家。”
谢怜带着一只缺了口的碗和老婆婆的话,跟着风的方向继续走。


荒凉无人的小径,一个少年昏倒在了杂草间。
他的嘴唇干裂,面色惨白,谢怜把他背回了暂居的山洞,生火取暖。
四围无水,谢怜就把破口子碗装着的水,一点点喂给了少年。

篝火冉冉,星光靥靥。少年幽幽转醒,哑声道:“哥哥免我受风沙洗面之苦,我用什么作为谢礼呢?”
谢怜微微一怔,道:“长夜漫漫,就讲一个故事吧。”
少年道:“从前有个人,跟着风的方向,走在路上……”
谢怜:“他是同我一样丢了什么东西么?”
少年:“不。他在找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
谢怜:“啊,那……”
少年:“哥哥莫急,他要找的人已经找到。所以,哥哥要找的东西也不远了。”


谢怜照顾了少年三天,这三天里,谢怜以捉野物、采野果果腹,少年身体虚弱,唯有肉糜渡以茶水,到第三天,茶水只剩最后一滴,少年的身体也恢复了。故而说是这碗水救了他的性命也不为过。


离别在即,少年问:“我如何报答哥哥的杯水之恩?”
谢怜道:“山水一程,我们相处的三天,便是最好的馈赠。”

“于我同样……山水一程。”少年微笑着重复了一遍,仿佛在慢慢咀嚼它的回甘,自语道,“这礼物实在是……太盛大了。”
他歪了歪空空如也的破碗,冲谢怜作揖敬酒。
谢怜亦回礼。
那碗里没有酒,谢怜的手里也没有碗。二人的手指轻轻一碰,又迅速分开。
谢怜听到他说:“匪报也。略陈我意。”

谢怜抬起头,少年已经不见了。一只斗笠,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
他捡起斗笠,发现上面没有一粒灰尘。大小、材质,和原本的那只一模一样。只不过,斗笠上别了一朵红色的小花。

“这可真是……”谢怜摇摇头,笑了,“要我用什么作为谢礼呢?”
然后,他戴上这只斗笠,继续赶路了。
一只蝴蝶绕着他飞了两圈,轻盈地落在了上面。他没有察觉。


评论(6)
热度(211)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