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忘羡】《小梦大半》

*现代架空

文/辞声

01.

 

  欢迎您使用姑苏蓝氏智能语音控制功能。

 

  本功能尚在试用中,如出现程序混乱、信息储存错误等问题,请即刻与我们联系。

 

  地址:姑苏云深不知处

 

  电话:400882XXXX

 

  竭诚为您服务。

 

 

02. 

 

  十一点整,魏无羡抱着电脑坐在床上,噼里啪啦地打字。

 

  放在一边充电的手机忽然亮了,一个声音响起来,“您好,自动断网时间已到。”

 

  魏无羡先是一愣,然后道,“不行!”

 

  五分钟后,声音又响了起来,“请您保存好临时数据,以免丢失,即将强制关机。”

 

  魏无羡威胁道,“你敢关!我就去投诉你,举报你,说你程序失控!”

 

  声音静默了一会儿,然后魏无羡的手机被关机了。

 

 

03. 

 

  魏无羡发现,他的这个人工智能像个老干部一样,作息标准到令人发指。

 

  早上六点半,这个声音说,“魏婴,起床。”

 

  魏无羡把头埋在枕头里哼了两声。

 

  午饭时间,声音提醒他,“魏婴,十二点了。”

 

  魏无羡咬了一口苹果,咔擦咔擦响。

 

  晚上十一点钟……没有声音了,手机自动关机。

 

  魏无羡打电话给姑苏蓝氏。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可是,经过我们的检测,蓝忘机是最适合你的。”

 

 

04. 

 

  魏无羡说,“原来你叫蓝忘机啊。”

 

  声音没有说话。

 

  魏无羡嘻嘻笑道,“好巧,我以前的手机也是。”

 

  蓝忘机还是不说话。

 

  魏无羡道,“有一点点不同的,它叫山寨机。哈哈哈哈哈……你说像不像?巧不巧?”

 

  “……”这一次,手机黑屏了。

 

 

05.

 

  年底,魏无羡带着蓝忘机去姑苏更新系统。

 

  接待他的工作人员是个年轻男子,瘦,高,穿着姑苏蓝氏的工作服,模样生得极好,眉眼温和。胸前的工作牌上写着他的名字,蓝曦臣。

 

  魏无羡从他手中接过蓝忘机,顺口道,“蓝忘机的话特别少。”

 

  “这是他的程序设定,”蓝曦臣道,“不过看得出,他很高兴。”

 

  “他有时候甚至不理我。”魏无羡控诉。

 

  蓝曦臣蹙眉,“应该是不好意思。或者你需要换一个吗?”

 

  魏无羡道,“哈哈哈哈不用了,我还是最喜欢他。”

 

  “对了,”魏无羡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我们平时说话,他听得到吗?”

 

  指的是蓝忘机。

 

  蓝曦臣微微一笑,“听得到。”

 

 

06.

 

  魏无羡有个毛病,出门总是忘记带手机。

 

  蓝忘机总觉得他是故意的,因为他的上一个手机就是被人偷走的。

 

  这一天天色好晚魏无羡才回来,“我回来了!想不想我!”

 

  蓝忘机平时说话的声音是平平板板的机械化声音,即使他的声音本身音色极美,动听如泠泠泉水,听起来还是少了几分味道。

 

  这一次,蓝忘机字与字之间的衔接十分自然,他用一种格外冰冷的语气说,“你喝酒了。”

 

  魏无羡笑着道,“天子笑!你若是个血肉之躯就好了,我分你一坛。”

 

  声音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魏无羡看了看手机,“咦,已经十一点半了,你怎么没有关机?”

 

  “在没有等到你回来之前,我不会关机。”蓝忘机答。

 

  蓝忘机还是按照程序工作,他的声音还是机械化的,听起来还是少了几分味道。

 

  可是他真的觉得,有一点不同了。

 

 

07.

 

  魏无羡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

 

  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想有一个人长长久久地陪伴在侧。

 

  所以他找到了蓝忘机。

 

  回来的路上,他买了两坛天子笑,酒很香,很醇,也很辣,他第一次喝的时候差点被呛出眼泪。

 

  魏无羡一边喝酒一边看着外面,远处华灯初上,万家灯火,外面一条漆黑的小路蜿蜒向前,显得寂寥无比。

 

  他却笑着说,“你若是个血肉之躯就好了。”

 

  两个人一起喝醉了,他就可以拉着他的手一直说话,那些话说出来,就不再被记得。

 

  在一片黑暗之中,魏无羡慢慢地像个小孩子一样蜷缩了起来。

 

 

08.

 

  魏无羡是个写作者,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打字,这个时候,魏无羡不说话,蓝忘机也不会说话。

 

  魏无羡说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带着蓝忘机去夷陵,拍一点照片什么的,最重要的是,那边的姑娘很漂亮。

 

  然而在这个愿望刚刚产生没多久,就再不会有一点苗头了。

 

  因为魏无羡消失了。

 

  他似乎是又忘记把蓝忘机带着了,一个人去了夷陵,一走好久。

 

 

09.

 

  早上六点半,不管睡得早睡得晚,魏无羡就是喜欢赖床,蓝忘机说,“魏婴,起床。”

 

  无人应答。

 

  午饭时间,魏无羡总是会忘记吃饭,蓝忘机说,“魏婴,十二点了。”

 

  仍是无人应答。

 

  十一点,蓝忘机悄悄地开启了省电模式。

 

  如此,早上六点半、中午十二点、晚上十一点,蓝忘机如往常一样,依程序提醒魏无羡起床吃饭睡觉。

 

  仍是无人应答。

 

  电量只有九格的时候,魏无羡还是没有回来。

 

  蓝忘机忽然道,“……魏婴?”

 

  以往的时候,魏无羡一定会笑嘻嘻地说,“哎,我在呢。”

 

  他轻声道,“十一点半了。”

 

  程序会驱使他关机,然而这一刻他却希望自己挣脱出这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挣脱出泥潭般的程序。

 

  “……魏婴。”

 

  无人应答。

 

  “魏婴。”

 

  无人应答。

 

  “魏婴。”

 

  ……俱是无人应答。

 

  ……

 

  “魏婴。”蓝忘机在电量竭尽之前提醒他,“该回家了。”

 

  声音宛如流水般自然从容,还有一点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颤抖。

 

 

10.

 

  “在没有等到你回来之前,我不会关机。”

 

 

11.

  蓝忘机的程序混乱了。

 

  蓝曦臣说,“修复可以,但是里面的存档会有丢失。”

 

  “……好吧。”魏无羡思索了一下,答应了。

 

  过了一会儿,他有点不甘地低声问,“那他还会像以前一样吗?比如叫我起床,叫我吃饭……”

 

  没有他不行,不是他不行。

 

  蓝曦臣久久地看着他,“也许会,也许不会。”

 

 

12.

 

  蓝曦臣在蓝忘机的深层记忆里找到一份文字。

 

  六点半。

 

  十二点。

 

  十一点。

 

  天子笑。

 

  ……

 

  魏婴。

 

  蓝曦臣问,“这是什么?”

 

  蓝忘机没有说话。

 

  蓝曦臣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13.

  魏无羡一直等到十一点。

 

  手机悠悠亮了,一个声音响起来,“您好,自动断网时间已到。”

 

  冰冷的,平平板板的,不带有一丝情感的机械音色。

 

  魏无羡闭上眼,“不行!”

 

  果然,五分钟后,声音又响了起来,“请您保存好临时数据,以免丢失……”

 

  “你敢关!我就不回来了,把你仍在黑漆漆的角落里。”魏无羡打断他。

 

  蓝忘机真的停了,漆黑的客厅之中,清晰可见手机屏幕前投射出一片非常安静的光亮。

 

  魏无羡说,“算了,好像我在欺负你似的,你说话吧,我想你陪我说说话,说什么都行。”

 

  “……我就想听听你的声音。行不行?好不好?”

 

  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熟悉的静默。当风弄竹声,当流萤飞舞,当月移花影,他似乎无数次梦见他的容貌。

 

  魏无羡在心中默念。

 

  一。

 

  二。

 

  三。

 

  四。

 

  五。

 

  顿了一下,他心想,“如果我数到十他还不理我,我就……”

 

  然而魏无羡还没有想好要怎么样,蓝忘机就开口了,他的声音甚至是微微颤抖着响起。

 

  他说。

 

  “行。好。”

 

FIN

       
评论(14)
热度(574)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