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轰出】去冰三分甜

*题目来自点单,和文没多大关系。



绿谷出久这节课不是很专心,这是轰焦冻五分钟前得出的结论。


原本保持机械化低头抬头记笔记的一团绿茸茸东张西望了一下,趁讲师转向黑板的时候,身子向右后方飞快地倾斜了一下。


轰焦冻注视着那团纸团从他手中骨碌碌滚到自己脚边,犹豫了一下,在手心轻而柔地展开,仿佛握着一团簌簌颤动的有生命物体。


焦冻英雄:关于暑期的职场体验……

 

果然是关于这个。


阵阵暑浪把学生们推向期末和暑假,体育祭正式赋予了他们迈向“成为职英”的第一步的资格。作为收到英雄事务所申请最多的体育祭NO.2显然要承受一些普通同学无法体会的甜蜜负担(转述)。


那么绿谷认为我应该选择哪里呢?申请排行榜NO.1向倒数NO.1发出意味不明的求助。


听到这句话的1-A班同学包括被求助者本人一起愣了一下。


绿谷出久充分发扬乐于助人的精神,联动碎碎念的个性,逼得大家额头滑下三条黑线继续各做各事,唯独这位冰山酷哥岿然不动,听得一本正经,就差掏出本子记笔记了。


笔记!绿谷出久摸了摸鼻子,从黄色的大帆布书包里找出随身携带的英雄笔记,封面用可爱又认真的绿谷出久体一笔一画写道:为了将来的英雄分析!


将来的英雄精神抖擞地翻开笔记,神情和幼时向玩伴展示百宝箱里的宝藏(欧尔麦特周边)一模一样。


宝藏上赫然在目轰焦冻三个字,用铅笔简单勾勒出了穿着战斗服的少年形貌,神色冷漠,眉眼和身体的左半部分覆着难以消融的冰雪里。旁边有个性的详细批注。


猝不及防地照了一脸镜子,镜子里还是半月前的自己是什么感觉?


轰焦冻客观评价:“绿谷的画工很好。”


记录英雄是一回事,在英雄本人面前展示又是一回事。


绿谷出久后知后觉,感到双脸温度陡然升高,几乎把自己闷成一个高压锅,“轰”的一声,熟了,炸飞了,里面的猪排饭和荞麦面在里面乱窜。


绿谷出久不知道是说谢谢还是对不起,正如他不知道这时该用手去遮挡笔记上的轰君还是自己的脸,于是有了两个绿谷,一个抓头摸脸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一个语速越来越快,不假思索地解释:“从小时候起就保留有的习惯,把见到的英雄和个性记录下来!@#¥%……我一直认为轰君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英雄!”


另一个绿谷劝说自己过激的反应:这不对,只是一张同学的画像而已……


轰焦冻安静的异色眼瞳注视了他片刻,开口了:“那么我刚好和绿谷的心意一样。”


一个绿谷睁大了眼睛:“……?”拼命回想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另一个开始满教室追逐乱飞的猪排饭和荞麦面,每一粒米饭、每一根面条都在叫嚣:轰!轰!轰!


轰焦冻接着说:“……我也始终相信,绿谷会成为一位出色的英雄。”


一个绿谷缓缓吐出一口气,小声说居然是指这个?


另一个从天花板上掉下来,开始试图把自己塞进课桌肚里。


 

“……”


“绿谷。”轰焦冻在念他的名字。


男孩子抬起眼睛和他注视。


他的身子比同龄人要矮一点,显得单薄很多,和人交谈时不免要稍微抬起头,眼睛湿漉漉圆滚滚,认真聆听的样子。


然而,就在半月前的体育祭,他们也像这样面对面站着,像两只陌生的小兽,无意踩到了彼此的领地。咬着牙,恶狠狠地和对方宣战。


这一次。


轰焦冻向他伸出右手,在空中虚虚握住,以一种邀请的姿态。


绿谷听见他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下一次,是并肩作战吧?”


他愣了一下,随即冲他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作为回答,他伸出了还未完全拆除绷带的手,向轰焦冻轻而坚定地碰了碰拳。


 

更新版的战斗服,绿谷还会画吗?——结果后来还是忍不住这么问了。


换个说法,不如说,我是多么好奇你眼中的我,和你面对面时的我,在赛场上听见了你的呼唤的我。


轰焦冻关掉壁灯,躺在床上回想了一遍白天的对话,还有那张写给焦冻英雄的小纸条。


想到这里,轰焦冻起身打开了壁灯,从笔袋里把仔细叠好的小纸条翻出,徐徐展开。


焦冻英雄。


他盯着这个称呼看了许久,衷心更加喜欢自己的英雄名。


署名是人偶,这名字在他舌尖滚了一圈,几乎能想象到英雄人偶是怎样称呼他,以及男孩子小心翼翼地说:轰君?


如果用别的称呼,比如焦冻?下一秒,轰焦冻强行挥去了这个念头,挥散脑海里男孩子的脸庞。


 

陷入黑暗的房间十分钟后又亮了起来。


少年不厌其烦地把仔细叠好的小纸条重新翻出来,徐徐展开。


焦冻英雄……


还是那句话,不少一个字也绝不会多一个字。


检查完毕的轰焦冻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遍。


晚安。


 

我已经睡啦妈妈——晚安!


绿谷捂住嘴巴模仿睡意惺忪的声音,同时把小台灯放在远离门的位置,用身子挡住一半的光线。


体育祭后的轰君……?


熟练运用个性以后更强了,稍长额头挡住的眼睛也更加温柔了。


尽管闭起眼都能描摹出轰君的形貌,但是下笔时好像和从前画的英雄分析不太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无法落笔。


果然还是缺少近距离的观察。


总之绿谷出久弃笔投降,重重扑到柔软的床被上。


一边又好像在忍不住地期待着……我们并肩作战的那一天。


而所有的期许与欢愉,或许全都落在动词之前。


END.


_(:зゝ∠)_希望写出双向暗恋的感觉!去考场前速摸的,回来仅仅修了一下错字(。两个学霸小男孩保佑我!!

评论(12)
热度(116)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