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魔头有两个愿望。

第一个,他要娶到姑苏蓝氏最端庄最貌美最温柔的人作为他的妻子。


姑苏蓝氏,是天下最雅正最名门正派的世家。


第二个,他要向如今的天下第一发起挑战,取而代之。


魔头下山了,翻山越岭,过水行舟,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魔头想:当年求学时叫我滚就滚,现在可没那么容易啦。

谁知有人等候多时,微微一笑:“轿子里坐着的,正是你所求之人。”


一路魔头笑嘻嘻地,新娘子长,新娘子短,全被无视。他随意折下一支花,递到新娘子的手心。


轿子里那人静了片刻,惜字如金地丢他,“……无聊。”


分明是一个如冰泉般的男声。


魔头叹了口气。


这明明是个全天下最冷酷无情的新娘子嘛!



及至掀开盖头,魔头愣住了。手停在半空,微微蜷缩了一下,好像想要去触摸他的脸颊。


轿子里坐着的,是含光君。

原来当含光君注视着他的时候,他就是全天下最温柔的人。

含光君抓住了他的手。


接下来就是魔头的第二个愿望了。

含光君不止是天下第一的相貌,还是天下第一的名士,品行端正,逢乱必出。

于是他们择日打了一架。

为了这一战,魔头倾山出动了。军师站在山巅瑟瑟发抖,为他们择定良辰吉日。最好的绣娘掏出针线,为他们缝制战前的礼服。整个山头张灯结彩,红旗漫天,为魔王助威。


这一战果然非同寻常,打得地动山摇,不分你我。


大家在寨下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人声鼎沸,醉醺醺地向半空举起碗:满、满上……大王加油!

最后,含光君撕裂了魔头的衣服,骑在他身上以示胜利,从脖到脚尖,烙下了胜利者的标志。他俯下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魔头的耳垂,在他耳边温热吐气:“谁是夫君?”

大家把军师推上寨子二楼,偷看结果。军师摇摇纸扇,刚在纸窗挖出一个小洞,把眼睛附上去,一股劲风朝面门袭来!

军师向后一退,瘫倒在地,顺势骨碌碌滚下去,大家慌忙接住他。
怎么样?谁赢了?

军师拿扇子挡住灰白的脸,声音哆哆嗦嗦: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传来魔头的声音,响彻云霄:“蓝湛!蓝忘机!蓝二哥哥!——夫君!!饶了我吧!!!啊……”

大家:哦,我们知道了。

哎,毕竟从古至今,邪不胜正。


此后惊堂木一拍,“提起这一战呀……”

评论(62)
热度(2270)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