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花秀】与光

*补档,微修。写于2016-4-23。关键字:前后座。


源《盗墓笔记捌》:

我知道有小花在,秀秀一定可以走下去,并且可以走得很安稳,而需要我的地方,我也一定会帮忙。虽然未来一定有着大量的磕磕碰碰,但是现在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秀秀记得,奶奶回来的那天,天是灰蒙蒙的,偌大的霍家大院没有一点光亮,使她喘不过气。


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关了两天,什么也不吃什么也不说,一个人悄悄地哭,哭得没有力气了,便靠着冰冷的墙睡着了。


凌晨的第一声鸡鸣中,她从粘稠荒芜的黑暗中惊醒,然后慢慢地用院子里的冷水泼了泼几乎僵硬的脸。


手机里,还有一条来自小花的短信。



车子在公路上高速行驶,各种声音被淹没在巨大的雨声中,解雨臣把cd机里的音乐一切再切,最后心浮气躁地关掉。


回国的第三天,各路牛鬼蛇神已经蠢蠢欲动,他断掉了和霍家的所有生意,才勉强压住了局面。


霍秀秀趴在车窗边,百无聊赖地在玻璃上写写画画,水珠顺着她的指尖蜿蜿蜒蜒地淌下,很快就模糊不清。


“有时候我觉得我只是做了一个梦,现在梦醒了,”秀秀伸出葱白的手把玻璃上的痕迹擦的干干净净,“从前的霍七姑娘,好像是上辈子的人了。”


“我真想你一辈子也别醒过来啊, "解雨臣无声地笑了笑,“还好,这世上的事千千万,没什么坎过不去的。


“我要过不去呢?”


“那我背你。”


秀秀没吱声,长长的眼睫像两把漆黑的小扇子,眼睛里藏着一尾小鱼,眨呀眨呀,一摆尾,搅乱了一池春水。


她想起很小的时候,在北京城,九哥哥总是走在她的前面,身上的缎子比自己的还要漂亮。


然后他带着她,从巨大的四合院,走到外面的北京城,和北京城外面更大的世界。


这个人是她爱的人,却不是爱人。


秀秀说,“以前你也这么说,那天下着雨,水漫到了台阶,我穿了新做的裙子,后来你背着我一起摔水洼里去了。”


解雨臣想了想,“是你闹着要去买糖葫芦,当时我的裙子也坏了……太惨了。"


秀秀咯咯笑,“对哦,我还欠九哥哥一条裙子,等霍家的风波过了,你就穿给我看。"


解雨臣说好。


路灯的光冷清黯淡,把他隐匿在黑暗里的脸衬得忽明忽暗,他的声音好温柔,深夜这么长这么冷,只有他是她的光,从街灯繁华走到星光落尽。


“秀秀,”他叫她的名字,“不管发生什么,我的后背,始终是交给你的。”


霍秀秀的手忍不住攥紧了,她摇了摇手机,语气很轻快,“那说好啦,我录了音的,还有西街的糖葫芦串……"


她起身,凑近了解雨臣,伸出白玉似的小拇指,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拉了拉勾。


“很晚了,去后面睡吧。“


“好。”


秀秀乖乖巧巧地答。


她睁大眼睛枉然地看了一会儿黑黑的车顶,抱起胳膊,纤细的身子慢慢地像一只虾一样蜷缩起来。


快睡吧,会过去的。


她对自己说,然后慢慢地睡着了。


解雨臣从后视镜处收回目光,这时才点上一支香烟,借以缓解连日奔波的疲惫,细细的烟从一线窗缝飞了出去,微弱的火光在他指间明明灭灭,有几分心悸的味道。


顿了顿,他掐灭了烟——她正在他身后,足以使他心安。


在前方,他能看见她在车窗一笔一划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她看着外面眉眼弯弯地笑,她低下头悄悄地打开手机录音。


不管发生了什么,回头的时候,她还是那个在四合院踢毽子的小丫头。


做个好梦。他在心里对她说。


车窗缓缓闭紧了最后一丝缝隙,把烟味、雨声和泥泞全部隔绝在外,给他身后的小丫头留下一片遮风挡雨的阴翳。


END.

评论(2)
热度(71)
  1. 临陌.藏朝眠辞声 转载了此文字
    我吹爆!!!。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