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运气

8013了,大家都在洋洋洒洒地谈论各种玄学,欧洲人pk非洲人,谢怜叹了口气打开一袋方便面,发现里面没有调料包。他习以为常地转身去抽屉里找备用,这时一阵风把他桌上的简历吹出了窗子。
如果用抽卡游戏来判断血统,谢怜连阴X师的游戏界面都登不进去,一打开就断网/信息错误/查无此人,被劝退。
然后谢怜捡到了一盏神灯,擦擦灰尘,露出两个丑丑的字:神灯(🌸)。


谢怜真怕他说出什么许愿的话,双手合十鞠了个躬:我是个运气很差的人,你如果离我太近运气都会被吸走哒。拜拜。
神灯居然口吐人言,还是个很好听的少年的声音。
简而言之,运气这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像水和血液存在于人的身体。有的人多,有的人少,随着生命流逝,逐渐减少、平衡……一切趋于平静。
谢怜这样的嘛……就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的。
好在,既然存在,也能像水和血液那样索取和转移。
那声音微微一顿:“我是为您而生的,哥哥。”
谢怜第一次被这么直白地指出是个“没有一点运气的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你先让我找到一份工作?收破烂、扫大街也行啊。”
那神灯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一阵狂风大作,吹来了一把扫帚。
谢怜:……
又紧跟一阵小旋风,卷起地上的枯枝碎叶,落在他身边,垒起一个小山堆。
谢怜肃然起敬地把神灯抱回家,走进楼道的一瞬间,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


总之,谢怜最终找到了工作,逐渐走进正常人的生活轨道。
这盏神灯好用还很温柔,只要放在床头每天呼呼灰尘就好了。
睡前,他还会彬彬有礼地请谢怜许一个愿望。就像一道睡前的幸运仪式。
有时候谢怜许愿明天有一个好天气,有时候他许愿黑色的小猫还会在转角等他。


神灯花城听起来有些失落:此外没有了吗?哥哥仿佛已经不需要我了。
谢怜:没有了,我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见一见化形的你。一个可以触摸我和被感知的三郎。
花城:可是,如果那样,至少要消耗一半的运气,即使失效到原来的生活,哥哥也愿意吗?
谢怜:也不会那么糟糕吧?至少有一半的运气啊。
谢怜掰着手指头:我刚才想象了一下,如果是和你,等待公交的过程也不会显得那么漫长;冬天买到的热奶茶被加了冰块,但好在还有一根吸管。生活不一定太糟糕,因为……
灯慢慢变得滚烫发红,从床头跌落下来,在地上骨碌碌滚了两圈。一个高挑俊俏的红衣少年挡住了谢怜的视线。
谢怜愣了愣,把没有说完的话继续:你就是我的好运气。

评论(6)
热度(85)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