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轰出】《The little prince》

冒险家绿谷出久的飞行器由于故障,迫降在一个陌生的星球。


置身广宇,它比一颗青胡桃大不了多少。由一片分心木劈成沙漠和冰川,南半球的白夜钉着硕大的火球,北半球的长夜则永不退幕。


轰隆隆,轰隆隆。飞沙走石,天旋地转。


坐在浮冰上的小王子被巨响惊动,从长长的梦魇中醒来,低垂的脑袋缓缓抬起,露出一双冰冷的异色眼眸。一直看着陌生的闯入者在冰泥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堪堪止住,毫不吝惜地把鲜血眼泪洒得满地都是。


紧接着另一种声音絮絮叨叨连绵不绝地灌入他的耳朵里:好厉害,连天文学家都没有观测到过的星球吧?!有生命存在就意味着……冰川底下……笔记……


好一会儿他才想起了什么,对上他的眼睛:你好!我叫绿谷出久!我……是……


绿谷出久比划着:我是一个宇宙冒险家!!!


轰焦冻没有说话。


男孩子拿圆圆的大眼睛看着他,睫毛扑闪两下,紧紧闭上眼,从胸腔里滚出一声痛苦的呜咽:对不起……我动不了。可能是坠落的时候骨折了。您可以拉我一把吗?


人类。轰焦冻盯着那只沾满血污的手看了一会儿,无声地伸出手,把他从那块岌岌可危的薄冰拎到自己身边。


人类像玫瑰那样柔软又坚强,母亲这样告诉他。那个人则警告他:他们脆弱又可笑,别靠近那些蜉蝣。


事实上他不仅向男孩子伸出了一只手,还和他交换了名字。他也说不清哪里来的一股力量促使他这样做——人类真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生物。

 

 

接下来的几天里,绿谷出久几乎只能依靠融化的坚冰和冰窟窿下的鱼维持生命。


当他的关节处经过简单固定和包扎,男孩子尝试着向轰焦冻挨近了一点。


他用一个从未被念过的称呼叫他,像什么都没见过的孩子一样乱喊乱叫:轰君!是星空啊!


也会自言自语:不知道这里能不能看到流星雨呢?


轰焦冻:从这里可以看到你的家乡吗?


绿谷出久指给他看:我猜……是那个?

 

 

这位(未来的)宇宙冒险家拜访过许多星球。


绿谷出久:我拜访的第一颗星球住着一位勇士。


绿谷出久:提到他的时候,所有的光都会集聚到他身上……


绿谷出久:他无所不能!


绿谷出久:他!就!是!


轰:星际警察all might?


绿谷出久点点头,握拳:plus ultra!


第二个主人是个爆脾气的少年,他甚至还没有靠近这颗星球就被震飞了。


他总是不耐烦地把炸弹埋得深深的,拉动引线的时候——“轰隆”一声,像在地表随心所欲地画画那样,有时是山壑,有时是丘谷,有时是一条蜿蜒的河流……更多时候什么都炸没了。


轰焦冻:哦。


然后男孩子又絮絮叨叨地讲述了少年,商人和老人。


他说:在这里,每个人都被允许拥有一颗属于自己的星球喔。轰君也是这样吧?


轰焦冻蹙起眉,不知道是厌恶还是迷茫:为什么人类要主动把自己关起来?

 

 

这地方只有风声和冰块吗?


还有你说话的声音。


不是说这个啊!


跟着风一直向南走,你会看见一片沙漠。每一粒沙子上都附着着燃烧的活火,连最冰冷的风也吹不灭它。接着,风会穿过沙漠,沙漠,沙漠,又来到冰川,滚烫的热气立刻被浇灭……

 

 

第七天,轰告诉出久,按照人类的自愈能力,你可以尝试飞离这里了。


男孩子避开他的视线,挠了挠头,露出苦恼而窘迫的神色:其实我没有能够带我飞离地面的双翼。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微笑:或许是天生的,所以只能依靠飞行器了。


轰坐在他身边沉默了很久:我和你一样。


出久:?


轰:长翼,小的时候被人剪掉了。


永远无法飞离星球,永远无法挣脱桎梏。


终其一生,只能在父辈铺好的道路上前行。


想要使这风停止穿梭,唯有密不透风地封起南半球,使那力量死亡。然后彻底地放弃这颗星球。

 

出久轻轻地开口了:不,我认为,无论我们还是星球都是独立的,谁都无法拥有对方,无法放弃对方。


轰:……


出久:我是靠着大家的帮助,才能够走到这里来的。当一个人被爱,他就拥有了飞向星空的长翼。当你亲吻一朵玫瑰,它向你回以微笑和亲吻,你无法拥有玫瑰,但是,这个轻盈的吻,难道不是比玫瑰本身更珍贵的东西吗?


你无法拥有一颗星星,但是,你可以去拥抱它。用你拥有的力量、情感、经历……


——那不正是,你自己的东西吗?!

 

 

他们背靠背,各怀心事地坐在光秃秃的冰川上。


十年前,一个小男孩在遥远的地球,一个小男孩在最初的原点。


那男孩真孱弱啊,当他摇摇晃晃地在小板凳上站定,屏住呼吸,在镜子面前一点点露出自己的背脊。仿佛一个勤劳的农夫急于去收获自己的土地。


但那里始终清瘦而光洁。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任由母亲把自己抱进怀里,湿漉漉的眼睛里流下两行长长的泪水。


那泪水要从窗外飞出去了,载着他恐怕终生无缘的梦,在茫茫宇宙里游动着,落在另一个男孩的脸颊,湿润了他的伤痕。


他们蜷在母亲的怀里,共同抬起头,注视着杳杳的星空。

 

 

眼前的情形重合了童年的记忆,出久循着记忆中母亲的话念道:每个人都会被爱,每个人最终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


轰喃喃地重复着:每个人最终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

 

 

母亲只告诉他,人类像玫瑰那样柔软又坚强,可是她还没来得及教会他怎样去爱一朵玫瑰。


这男孩子像离了水的鱼,没法在岸上待太长的时间。轰尝试着用手搂住他的脖颈,才发现对方像个小动物一样,蜷起来时可以完全抱在怀里。


他站起来,感受到风的温度,跟着风向南方一直走,希望能够找到星球的原点。


他抬起头,像绿谷出久那样仰望星空。


头顶有无数流星体的碎片拖着长而明亮的光芒从夜空划过,形成一场壮丽的流星雨。


由尘埃微粒构成的流星体以高达七十公里每秒的速度横冲直撞地闯进大气,由于摩擦,在一瞬间也可以迸溅出比自身要璀璨数倍的火光。


他低下头,一滴泪水落在了出久的眼睑处。


当一个人被爱,他就拥有了飞向星空的长翼……


他听见花开的声音,起初只是很细弱的一声,然后是万物丛生,百草窸窣的声音。从男孩子光洁的背脊,伸展出了巨大的长翼。


长翼把他们完全裹住,光勾勒出男孩子的眉眼,连旁边细小的绒羽,飞舞的浮尘都看得一清二楚。


出久在这目光里醒过来:……你要抛下这颗星球吗?


轰:是拥抱另一颗星球。


而它将永存于记忆中。


这颗星球开始像一颗真胡桃一样,被胡桃夹子拦腰夹了一下而四分五裂,露出里面白色的果肉。


他脚下的沙火开始连成一片,岩浆蒸腾的热气把他们轻轻浮起,在冰与火的界线,轰注视着他,像稚子时注视星空。


比起这个。


轰说:我已经找到我的星星了。


END.


评论(11)
热度(137)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