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by镜子

【忘羡】两封家书

其一

请收到信的同志转交给云深不知处蓝湛

 

蓝湛:

见信如晤。

 

我来战区工作的第二个月,辗转多处收到了你的几封来信。昨夜又下起了暴雨,三层信封包着也不顶用,信纸皱得像牛皮。半只脚踩在水里,十多个同志挤在战壕,大家嚷着要我念信,是不是未婚妻?起哄。我说是蓝忘机同志的信,大家便一起噤声了。瞧。

 

这一夜睡得极不踏实,无一处干燥,无一处有光,迷迷糊糊地睡着又迷迷糊糊地醒来,我无意识地把信放在心口,那里有雨声、呼吸声、心跳声……你听。就在这些声音里,我再次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我似乎梦见了我们在姑苏求学时的情形,我们要骑马,要逃课,要偷酒喝,要对坐争执是非道到天明。你呢,不和我们为伍,脊背挺得最直,功课做得最认真。好哇,逃课那会儿躲你躲了一年,原来栽你手里是只争早晚的事情。

 

请你放心,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只是十分想念姑苏的天子笑。这里也有酒,原住民用野果酿制的果子酒。野果由飞鸟走兽先尝,这些小精灵油得很,只剩下些牙祭留给我们。果子酒酸而发涩,和天地日月同吃同宿,倒别有一番风味。但不是天天能喝,要用白面和他们交换。酒瘾上来了,解解馋。

 

八月中旬,我担任了临时翻译的工作,一边负责接应新生军队。他们中有的还是学生,面对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庞,小时候江叔叔常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仿佛今天才窥得其中真谛。我们聊天、大笑、喝酒,望着一大段青春或即将或已经投身眼前的干柴中,使这把火熊熊燃烧,且要以以燎原之势带来永恒的光芒。

 

九月初,由聂明玦将军指导的、收复夷陵的第一战在初期取得了重大胜利。这是第一封捷报,半个多月的休整过后我们要继续挥师南下。前方多歧路,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吧!我们将用流血的绷带、定国平乱的铮铮铁骨和钢铁般的意志在这里战斗多久?谁也不知道。在等待黎明到来的漫长黑夜,在这个无星无月的夜空,唯一明确的只有:我时刻准备着、时刻期待着与你重逢。

 

国内形势如何?家中是否无恙?请你收到信后即刻与我回信。代我向云梦问好!附上照片一大张、两小张。思君切切。

魏婴

1945年9月

附:请收到信的同志转交给姑苏云深不知处蓝湛,或由云梦江氏江澄代收。总之,务必交到蓝湛手中。

急。急。急。

 

 

其二

我将在东方既白的黎明等你回来

 

魏婴:

原想在离别前留下一封信,时间不允许。好在见了你,我就这样匆忙地走了。

 

我即将赴北学习,十一月再给你来信。安定后再告诉你新地址。阿苑在我身边睡着了,他很乖。关于他的情况,我也会在信中一并告诉你。

 

除学业与工作外,每日记得吃饭、睡觉。少饮酒。天子笑在柜子二格,钥匙由温情保管。我会在东方既白的黎明等你回来。

 

念。念。念。

夫 蓝湛

1945年10月

 

评论(23)
热度(547)
©辞声
Powered by LOFTER